95生活网95生活网

多股龙卷风袭击美爱荷华州 大风过后房屋成碎片

2019-03-25 03:49:41 95生活网

“哈哈哈,少侠就是痛快?”自己对外面的事一无所知,而老者明显知道的比自己多很多很多,此刻无名就像抓住了一颗救命道菜一样,开始询问老者,这比自己毫无目的找寻不知道强了多少倍。在就是自己实力远远不够一个人在冰魄大陆横行,万一得罪某个门派的人,随时都可能断送的小命。“咳咳...前辈,你可不能死,你还得带我们出去呢!”独远看了一眼远处的思诺姑娘当即再次跌落在了地上,又晕了过去。

“本来我是找寻我父母的,可是最近又遇到了另外一件事,欢呼人的性命,所以不得不放下寻找父母的事。”在他原先居住过的小屋,以前的老兄弟已然所剩无几,更多的是一些对修仙一途充满了希冀的新人!这些人是在灵根测试当中被刷下来的,与他当年一样,希望在做完杂役的一年之后,尽早通过流云谷中期选徒,然后圆他们的修仙之梦。

  响水爆炸死里逃生的工人:被埋7小时,在父亲鼓励下等待救援

  3月22日下午1点,响水化工厂爆炸第二天,56岁的苏洪倚靠在响水县人民医院急诊部走廊上,跟脸上布满缝针痕迹的伤者搭话,讲起儿子苏亮前一晚从废墟里被挖出的事情。

  经历了这番惊心动魄,苏洪整个人瘫下来,时而嚎啕大哭,不断重复着“我到处喊救命”“快急死了”,喃喃许久后,他又被家人扶着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盖着衣服沉沉睡着了。

  病房里,被父亲救出的苏亮,迟迟不敢睡觉。他还记得前一晚自己刚刚获救时,消防人员告诉他“千万不要睡觉”,怕他一睡不醒。

  3月22日下午1点多,苏洪睡在了走廊的椅子上。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图

  爆炸被埋

  苏亮今年33岁,是响水本地人,在位于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内的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约5年。3月21日下午2点多爆炸发生时,他在厂里一栋只有一层的自动化控制室内,据事发地600米左右。冲击波将房子冲倒,机器柜挡住了楼板,苏亮和4名同事瞬时陷入黑暗,被埋在瓦砾之中。

  苏亮扒开石头的手有些发肿。头部被石头卡住、只能保持跪姿的苏亮和同事尽力扒开压着他们的小石头,留出缝隙维持呼吸。慌乱之中,苏亮的手机不知踪影,靠着同事提供的手机尝试联系妻子朱洁。

  另一边,始终联系不上丈夫的朱洁立刻赶往工厂,被路上的残酷景象吓得六神无主。因为封路,朱洁一时难以继续前行,只好回家打探消息。直到当日下午接到丈夫的电话,她才有了希望,连忙通知公公苏洪和亲戚前往现场。

  “化工厂里排水的地方这里一道沟、那里一道沟,一不小心踩进去人就爬不上来了。他爸在里面上过班,知道哪里有沟。”朱洁称,要不是公公苏洪在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9年,熟悉内部结构,很难第一时间在废墟中找到丈夫被埋的地点。

朱洁和苏亮同事的短信记录。陪伴与救援

  3月21日晚上7点半多,天色暗下来,借着手机微亮的光,苏洪摸索到儿子和其同事被埋的地方。

  “不要紧张,要保存体力,人很快就来了。”苏亮记得,父亲听到他的声音后,声音也带上了哭腔。安慰儿子之余,苏洪一边打电话恳求消防和亲戚前往现场救援,一边扯着嗓子冲着周围喊救命。

  苏洪不敢搬动太多石头,害怕结构松动后石头掉下来砸伤儿子,见被埋的人呼吸费劲,只好徒手刨去一些碎石,让他们能露出半截身体。

  因为封路,苏洪是徒步几公里赶到工厂的。一路上,他听到再次爆炸的传言、也被刺鼻的气味熏到,没有丝毫犹豫。从晚上7点多至近10点,苏洪一直陪在儿子身边。

  “怎么办?儿子在那,爆炸也不能管。”尽管回想当时的情景,苏洪有些后怕,但还是没有一丝后悔。

  “我们几个人都在里面哭了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”等待救援的时间里,埋在废墟下的苏亮心情也起起伏伏:一开始向外求救时的满怀期待,数小时过去还没被救出去的低落和害怕,父亲到来时又重燃希望……

  苏亮感慨,等待救援过程中,父亲一直在说鼓励的话,如果被救出时间往后再延迟半小时,自己很可能坚持不下去。所幸,连云港的消防人员赶到,当晚近10点,消防员和家属一起将他救出送医。

  响水县人民医院门口的黄衣交警和红衣志愿者为救护车开道。

  不会回去的化工厂

  “他嘴里、身上全是黑的,外套上全是玻璃碴。”在医院,看到丈夫通红的两只眼睛,朱洁既悲痛又庆幸。

  后来朱洁通过妹夫得知,苏亮被救出后,他的一个同事也随即被救出,尚不能确定其余3人的情况。

  苏亮和朱洁原本在外地一家机械厂工作,两人生了二胎之后回到苏亮老家,目前有一个9岁的女儿和一个5岁的儿子,家中住着楼房,有一定积蓄。这次事故发生后,这家人决心要跟化工做个了断。

  3月22日,朱洁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苏亮此前在化工厂工作时脚曾被烫伤,此后恢复情况较好。但这次的经历,让他们深感后怕,准备修养一阵后再找其他工厂的工作。

  “真的是死里逃生,化工厂是肯定不会再去的了。”朱洁说。

  (本文苏洪、苏亮、朱洁均为化名)

  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实习生 徐雨婷 方舸

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实习生 徐雨婷 方舸

要知道,腐朽赤马虽然仅仅是龙跃初期,并没有秘术加成,打出的是纯粹的肉身力量,就已经让他完全处于下风了。姜遇也并没有特别的秘术,对战中更多的也是凭借肉身力量强压。如今自己的长处反而成了短板,想要抹杀掉腐朽赤马,难度太高了。虽然走上去不再像最初那样提心吊胆,姜遇紧皱的眉头却难以展开,他知道,前面的路可能更加凶险。

  田壮壮监制青春片,口碑上佳,上映四天票房仅收700多万,新京报专访导演谈创作幕后故事

  《过春天》 为写剧本做了两万字笔记

  由白雪执导,田壮壮监制,黄尧、孙阳等主演的电影《过春天》已于3月15日全国公映。2018年,影片拿下第2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最佳影片和最佳女主角两项大奖,还入围了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新生代单元,口碑不俗,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.0分。

  该片讲述了出生在香港,生活在深圳的16岁少女佩佩,为了梦想不惜冒险走上“水客”(走私者)道路的故事。片名“过春天”可谓一语双关,一方面是指“水客”的行话,指过海关走私成功;另一层意思指每个人成长中可能都要“经过”一个阶段,过去了又是春天,有点诗意和惆怅。

  该片是导演白雪的长片处女作,也是第二届中国导演协会青葱计划的扶持作品,虽然影片成本小,主演也都是新人演员,但作为监制的田壮壮看过影片之后有点出乎意料,“完成度特别高,很多人觉得片子好可能跟监制有关系,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什么都没干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该片导演白雪,聊了影片创作的幕后故事。虽然这是白雪的第一部长片,却显得相当成熟,而且还有不少镜头上的创新,比如一场男女主角互相缠胶带的戏份,把走私货品绑到身上,这场戏拍得特别美,更像一场“激情戏”。导演说,两人的呼吸声就像在观众耳朵边,萦绕的一种炙热的、荷尔蒙的感觉。再比如片中尝试的三个定格镜头,导演就觉得这种方式很好玩,因为这个她第一次入行,能够让电影好玩起来,是很庆幸的一件事。

  导演

  家庭生活给创作很多滋养

  导演白雪2007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,毕业之后人生状态基本在踌躇,虽然很想拍电影,但那时拍电影途径比较窄,没有确定想法,但又不希望自己的人生状态停下来,就选择了结婚生子。2013年的时候,她又重新返回学校读研,读了电影学院导演系的MFA(艺术硕士学位)。白雪说:“家庭生活的这些东西,确实对我创作有很大的帮助和滋养”,她认为刚毕业那会儿写出来的东西很浅,结婚生子感受到家庭生活之后,有了更丰富的经历,再去写一个母亲或父亲角色,感受是不一样的。监制田壮壮对于白雪的个人选择也是大为激赏:“这是我最希望的女导演的成长之路,这完全是按照我的思想培养出来的。”

  《过春天》是白雪那一届导演系的第一部长片作品,主创除了美术指导张兆康(《摆渡人》《激战》)和剪辑指导马修(《山河故人》《相爱相亲》)之外,摄影、声音、作曲、制片等,都是白雪同一届的同学。“我们基本上是从十几岁一起长大的,大家都知根知底,电影观和审美都很接近,对电影的认知和想法基本一致。他们在各自领域都非常厉害,在业内已经是中坚力量了。”春节前在网上刷屏的短片《啥是佩奇》的摄影就是《过春天》的摄影师。

  剧本

  暗访调研花两年时间创作

  之前白雪在深圳长大,就很想写一个跟深圳有关的故事。无意中,她关注到住在深圳、香港读书的“跨境学童”这个特殊群体,发现这个群体身上有不同社会背景、文化、价值观的冲突,身份上比较尴尬,在深圳有家没朋友,在香港有朋友没家,永远在两地之间穿梭。白雪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很多迷人的故事。

  “‘走水’是个技术环节,你可以上网去查,也可以跟人家聊天,去做暗访啊,这些都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信息。”为了写剧本,白雪做了很多调研和资料搜集工作,去深圳、香港两地做了很多调查,采访了各个年龄层的跨境学童,包括他们的父母,也采访了一些海关等工作人员,整理了两万多字的笔记。这个过程挺漫长、挺孤独的,白雪也不知道剧本能不能写出来,电影能不能拍出来,但她一直对这个女孩子比较有悲悯之情,最终她用两年时间完成了剧本创作。

  制片

  难度主要来自拍海关戏份

  因为电影故事发生在香港和深圳,讲述了一个“双城故事”,该片的制片人之一是白雪导演的老公贺斌,在制片人老公的规划下,导演在拍摄过程中没有太多后顾之忧。电影中最难搞定的场景是海关,因为故事涉及“走水”,海关这个场景对整部电影来说非常重要,导演也没有备选方案,如果随便换一个别的相似场景,则会让影片看起来很不真实。贺斌一个人扛着很大压力,找任何可以找到的关系去疏通,因为这么多年基本没有民营电影在海关拍过戏,难度特别大。“他每天六点钟在人家单位门口等,等了三天,最后人家都被他感动了,就觉得哎呀,你们拍电影太不容易。”白雪说,拍完戏之后贺斌和很多人成了朋友,临走时还带着她去跟街道的警察、消防局还有海关等一一致谢。

  剧组还有一个香港团队协助制片人处理各方面的问题,帮剧组节省了很多成本。他们没有用租车的方式,因为加上停车等费用开销特别大,大家都是打车开工。白雪聊到这里特别开心,觉得拍戏跟旅游一样。她记得剧组第一次从深圳到香港,“特别壮观,在关口就跟蚂蚁搬家一样,所有人都在拎行李,互相帮忙。”整部戏在香港拍了14天,在深圳拍了17天左右。

  关键词

  1.缠胶带

  这场戏的空间很狭小,演员动作与机位受到很多限制,拍摄前演员排练了很多次。实际上,两位演员的很多动作是无实物表演,并没有真的用胶带,因为道具胶带发出的声音会影响说台词,因此撕胶带缠胶带的声音都是后配的。

  2.定格镜头

  三个女主角的定格镜头是剪辑指导马修先生的创造,导演第一次看到后还有点震惊,后来也听到一些声音觉得这种剪辑处理不够平实,但是导演却认为,这对女主角佩佩的心理有强化作用,“定格镜头其实是个感叹号,有一点递进和强调作用。”

  3.结尾

  电影结尾,警察突然出现,所有人被抓。很多观众觉得这种设定可能是碍于审查不得已的妥协。白雪坦言,在限制中去寻找创作的自由,是很正常的事情,犯了错就一定要抓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滕朝

  立刻放弃了斜劈的一刀,双脚一蹬地面,接着反震之力,整个人急速的向后飞退而去,与那两团飞来的火焰檫衣而过,险而又险的避开了双头妖狼的又一记致命杀招。“抱石院历代先贤在上,末学后进盛天堂,今日正式收不成器弟子姜遇入抱石院一派,望历代先贤垂青,佑我抱石院一脉永盛!”老神棍原来叫盛天堂。“月柔.......”

[责任编辑:代磊]